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27-8778 8975


13

2023

-

01

四天半工作制羡煞旁人,负债乐视为何有底气带头“反内卷”?

来源:


1月3日,2023年开工第一天,乐视宣布开始实施四天半工作制,每周三实行弹性的半天工作制。这一消息震动了中国职场,不少打工人表示对此十分艳羡,甚至有人调侃询问HR联系方式,想要投递简历。

一时间,四天半工作制为乐视赢得了不少热度。在该消息发布前,不少人眼里,乐视“早黄了”。毕竟上一次关于乐视的热搜还是欠债122亿,而这一次热搜就获得神仙工作称号,是乐视起死回生,还清债务了吗?其实并没有,事实上乐视仍然高债缠身,其创始人贾跃亭仍处于未知的“下周回国”状态,而据天眼查最新消息显示,贾跃亭又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目前,贾跃亭关联多条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信息,未履行总金额超87亿元。

继老板跑路美国之后,乐视还剩下400多员工,在当今互联网996内卷严重的背景下,乐视居然表示开始实施四天半的工作制,没有内卷加班和996。不少人艳羡的同时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乐视会走下坡路,为什么在背负巨额债务后,却能继续存续,甚至员工还能过上无“内卷”的“神仙日子”?

 

贾跃亭:白手起家打造乐视帝国,泡沫破灭败走美国

2004年,贾跃亭就成立了乐视网,据说是中国目前为止唯一一家盈利过的视频网站。因为客户端完全免费,吸引了不少人使用,有着海量内容,靠着流量和广告获利不少。此外,最重要的是,贾跃亭选对了赛道和方向,在视频网站崛起前就以白菜价一口气买了不少正版剧的网络播放权。随着版权监管越来越严格,乐视正版的优势慢慢凸显,靠着会员与版权实现盈利,并逐渐扩大乐视布局。

◎ 乐视生态布局  图源网络

后来,乐视和中国联通合作,打开流媒体内容市场,还独家包销了LG品牌的C950手机,至此乐视帝国逐渐建立。到2012年,乐视拿下了和中国网络电视CNTV的合作,还联合富士康,打造了超级电视和乐视盒子,乐视的机顶盒从此走进了千家万户。随后,乐视生态迅速扩张到电影、体育、音乐、汽车等多个板块。

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电视市场开始走下坡路,乐视的业务开始受挫,直到2016年,乐视业务扩张到汽车版块后,非上市体系从汽车到手机等整体陷入资金链危机,资金链紧绷,开启了“拆东墙、补西墙”的资金拆借计划。但是光是靠融资,也抵不住长期烧钱。于2016年底,乐视对外承认资金链和融资能力出现问题,随即爆发了供应商和员工们大规模讨债热潮,乐视帝国至此骤然坍塌。而乐视老板贾跃亭旋即出走美国声称决定入局汽车,待成功后会一一报答债权人。除了这张“饼”,就只留下了一句不知何时能兑现的“下周回国”和早已崩塌的乐视烂摊子。

 

乐视:自黑自嘲,化腐朽为神奇,“苟”出奇迹

“欠122亿”的乐视因为贾跃亭变得臭名昭著,成了“中国商界之耻”。但是神奇的是,没有了老板,乐视如今居然还在存活。很多人都不理解,明明负债上百个亿,为什么还能照常运营没有倒闭?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公司架构问题。

贾跃亭的乐视并不是自然人控股,而是他以10万注册资金注册的一家“有限责任公司”,由这家有限责任公司持股乐视产业,无论乐视欠了多少钱,只需要承担“有限责任”。也就是说,即使乐视宣布破产,债权人强制清算乐视,那也是杯水车薪,债权人根本拿不回自己原先投资的金额。而乐视老板贾跃亭名下的所有海外资产都已被他装入信托中,与他“毫无关系”。在乐视出问题以前,他就提前设立了信托,符合法律规定,因此他的信托资产本质上所有权已转移到信托公司,债权人无权要求用信托资产还债。

乐视资不抵债,而贾跃亭名下也无资产可抵,不得已只能先放任乐视继续存活,指望着某一天乐视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打一个翻身仗,或者远走美国的贾跃亭能够实现他给众人画的法拉第量产还钱“大饼”。因此,乐视得以存续。

2019年,证监会调查又指出乐视10年财务造假。乐视净利润亏损了112.8亿元,于当年年底,乐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裁员。2020年5月,深交所公告决定对乐视网终止上市。然而2021年乐视迎来了转机,2021年春节的瓜分红包PK潮中,乐视凭借“欠122亿”的logo脱颖而出,迎来了热度,使得乐视App的下载量涨了20%,从此奠定了乐视自黑自嘲的营销基调。

 乐视App“欠122亿”logo  图源网络

在400多名员工的不懈努力和自黑自嘲的营销策略下,直至2022年,乐视首次宣布不考虑历史债务,经营业务实现了现金流平衡,同时恢复了两年前的降薪和取消的补贴。据乐视财报显示,2022年1-9月,乐视营收为2.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77.9万元,负债合计为223.1亿。也就是说,在不考虑负债的情况下,乐视实现了盈利。不少人调侃道,“一部《甄嬛传》养活了乐视”。然而,据乐视网官方数据和媒体报道,《甄嬛传》版权分销给了优酷,在2021年《甄嬛传》版权所在的乐视网全资子公司花儿影业,带给乐视网的营收不到2%。乐视大厦的年租金也仅占到总营收的6%。如今随着乐视大厦被拍卖还债,这部分租金收入也不复存。考虑到这些,单看公司运营成绩的话,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

事实上,乐视债务属于贾跃亭与乐视网。而乐视已经分为两个部分: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乐融致新已经独立出去,也就是说目前欠债的是乐视网。不过,虽然贾跃亭还是乐视网的大股东,但2022年6月其表决权已发生变化,乐视网实际控制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刘延峰等四位任职于乐视网和乐融致新的高管,也就是说乐视网是一家没有老板,债务是由公司和老板承担,而控制人是一群“打工人”的公司。这大概就是四天半工作制度的“底气”吧。

不得不说,乐视是一个“神奇”的公司样本,身背上百亿债务,一地鸡毛,却带头“不内卷”。新年伊始宣布实现四天半的工作制,正中“打工人”的“乌托邦职场梦”,为乐视带来了又一波热度和讨论度,迈开了延续生存空间的重要一步,似乎乐视正慢慢活了过来。而对于乐视,能让债权人放任其存续的重要因素之一,还是有贾跃亭布局中一步“棋”的作用。那就是一开始,他对公司架构和个人资产的规划,在公司方面采用有限责任制,在资产方面提前设立信托隔离风险,否则在乐视帝国崩塌时,乐视品牌可能早已被清算抵债,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做好公司架构和财富风险规划的重要性。